切换到宽版
  • 10阅读
  • 0回复

浓浓高原情,漫漫从军路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端以柳
 

成都眼科

      雪山下的冰川,汇成了一条河,河水里流淌着家乡的名字。我的青春,就埋葬在这个地方,他的名字,叫做“帕隆臧布江”。当兵三年了,每当我想家时,我总会望望这条流向西南的河流。——作者按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我在西藏当兵,一年吃过的苦,要比在家十年吃过的都要多,但是,我成熟了,也长大了。”驻藏某部队列兵孙宇文在自己的日记本中这样写道。孙宇文去年9月份应征入伍,个头不高,一口河北腔暴露了他老实可爱的天性,每天总能在跑道上见到他。笑眯眯的眼睛,总能给人温暖的感觉,这位大学生士兵,今年只有20岁!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与他初次相遇,是在训练场上。我的镜头瞅准“目标”,想要捕捉一个帅气的身影时,就在摁下快门的那一瞬间,突然,一个黑影穿过我的镜头,犹如千斤重物一般砸在地上,啪的一声,孙文宇出现了。原来,初次练习背摔,他没有掌握动作要领,一下子栽了个跟头,一时还没缓过神来。我立马上前,扶着他去了医务室,并跟他交谈时才得知他的一些信息。也许同是大学生入伍,我们聊得很投缘。慢慢地,他也成为了连队的文书,我们渐渐地熟悉了。后来,每次去拍照,总能看到他的身影,扎根在训练场上,伏案于书桌前,呆萌萌的气质感染着身边的每一位战友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有一种诺言,我们需要用行动去实现;有一种担当,我们需要用责任诠释;有一种职业,我们或许干了一辈子,都不知如何去表达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前方通信出现故障,快去支援。”通信班接到上级指示,只见刘健杨扛起工具箱,飞奔到故障区。拆线、接线、检查故障、重新布线、架设被复线......一套完整的程序操作下来,只见他汗流浃背,累得气喘吁吁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俗话说:“台上十分钟,台下十年功。”刘健杨每天利用课余时间,积极钻研有线、无线通信技术。跟同年兵相比,他是最勤劳的一个;跟家中姊妹相比,他是最懂事的一个。有一次,刘健杨在架设被复线时,脚底没有踩实,狠狠地从天线杆上摔了下来,通信班班长刘洋抱着他去了卫生所。在疗伤期间,他依旧坚持背诵一些文件。刘健杨之所以这么刻苦,都是被班长刘洋所感动。对于四级军士长刘洋而言,在通信行业也算得上是“元老”,从司务长转行通信的他,一直在坚持着一个习惯:早晨六点钟就爬起来开始背诵那些密语,中午抽空还要学习几十分钟,晚上直到深夜,还在钻研各类通信数据。保剑锋从磨砺出,梅花香自苦寒来。久而久之,他掌握了核心技术,慢慢地克服了所有的难题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时间都在坚持着一个信仰,这个信仰,便是我对你的热爱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辗转十三年,从单位移防、后期建设、营区改造,龙洋一直跟老单位同呼吸、共命运,经历了4234天,一路走到了今天。32岁的他,在高原犹豫了整整10年。2005年,他怀着满腔热血踏上了西藏这条“不归路”,一路向西,越走越是荒凉。初到单位,眼前的场景让人惊呆了!一排排木板房、泥泞的小路更是不堪入眼、娱乐室里只摆放了几根举重器,而且都是木头做的......新兵三个月还好,不用出公差,不用去山上“觅食”(也就是挖野菜、找柴火),也不用去菜地里种大白菜,拔萝卜......等到三个月结束后,每天的生活大概是这样的:早晨起床洗漱后,跑5里地去对面山上挖野菜,挖完野菜去找柴火,柴火拾掇完开始做饭。每天的饭菜,三顿萝卜是少不了,早晨炒萝卜,中午拌萝卜,晚上炖萝卜。就这样的生活,他坚持了两年。好不容易熬到退伍季,好多人都坚决写了退伍申请书,他却偷偷将留队申请书塞到指导员家里。后来,龙洋跟随着老营区慢慢“老去”,他见证了“四批”边防军人在这里成长,同时也将“老西藏精神”深深地埋藏在骨子里!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高原的艰苦历练了高原的兵,高原人永远忘不了高原魂。新一代革命军人,他们是80后、90后、00后,他们在这里渡过了一年四季,熬过了春夏秋冬,也结下了浓浓的高原情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作者:赵玉强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本期编审:杨彪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责任编辑:李胜子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快速回复
限80 字节
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,可以用”恢复数据”来恢复帖子内容
 
上一个 下一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