切换到宽版
  • 27773阅读
  • 0回复

争做出彩河南人|党西:挑战极限建国防工程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宓晓燕
 

丽SHOW消费
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河南日报客户端记者 刘一宁 通讯员 李新和 侯晖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托举‘大国重器’的‘地下龙宫’,由我们工程兵铸造。”7月30日,记者见到孟州籍军人、火箭军某工程旅参谋长党西时,他正在细数一个个与“杀手锏”武器配套的国防工程。上高原、踏雪域、穿沙漠、入戈壁……不善言辞的党西屡次在“禁区”建造国防工程,一干就是20年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风吹石头跑,氧气吸不饱;六月暴飞雪,七月降冰雹。”在海拔3000多米的西北高原某地建工程,犹如“登天梯”。2006年7月,时任排长的党西和战友们接到了这份艰巨的任务。“刚到这个不毛之地,我脑海就闪现一个字,难。”党西说,在那个人迹罕至的地方,他们面临的首要问题是生存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超强的紫外线辐射、严重的高原反应,对党西这样的军人来说能够克服,但缺水怎么办?部队每天都要派车来回三四百公里拉水,途中时不时还会遭遇沙尘暴。党西不仅要适应恶劣的环境,还要快速推进工程项目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随着施工往深处挺进,我们的胸口就像塞了棉花似的喘不上气,只能干10米歇一歇。”党西说,在那种条件下,就连机械装备这样的“铁疙瘩”也时常趴窝,“等不来氧气、靠不上科技、要不来人手,我们就用自己的双手完成任务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党西专挑最重的活干,带动战友们一起突破极限。他们先后刷新了6次国防工程建设纪录,提前3个月完成任务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戈壁荒漠飞沙走石,雪域高原寒冰烈焰……广袤的大地上留下了党西的汗水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有一次,某作业面频发岩堆、岩溶等地质灾害,仅仅依靠传统作业模式根本无法逾越。党西带领战友们遥控指挥一部智能型工程装备披甲上阵,劈裂一块块险石,最终打赢了这场地层深处的攻坚超越战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对于施工中的苦累伤险,党西早已司空见惯。在某施工现场安装机器时,一块拇指般大小的铁片瞬间穿透他的裤子打到左腿上。当时,党西并未在意,继续指挥作业。直到大片鲜血顺着裤管流到脚上,旁边的战友才发现他受了伤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后来,到驻地医院缝针时,医生说:“小铁片离大腿动脉就差一厘米,再偏一点就会造成动脉大出血。”党西镇定自若地说:“只顾上施工,真没感觉到痛。”紧接着,他又交代医生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其他战友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为了提高机械化作业水平,党西每个月都要购买书籍,利用业余时间苦学专业技能。即便出差,他也不忘随身携带一摞专业书,一个月翻坏一套施工图纸更是常有的事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如今,党西依然奋战在施工一线,与风沙、冰雪、塌方等恶劣条件搏斗。他多次革新创造的施工工艺,也为国防建设施工注入了强大动力。“我今年39岁,从军20年。”党西自信地亮出了他的名片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编辑:陈鑫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快速回复
限80 字节
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,再选择上传
 
上一个 下一个